中年级作文,且停下追求字数的脚步
时间: 2018-04-23 来源:

一、字数要求影响了小学中年级作文教学的目标指向

对初学写作的中年级小学生而言,问题是极多的,比如流水账的问题,比如无话可说的问题,比如一些学生连句子都不会造的问题等等,但总的来说,一个有代表性的,涉及面比较广的问题是如何让学生把文章写到规定的字数,比如三年级的300字,四年级的400字等等。看上去,300字、400字只是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数字,但事实上,这个简单的数字对老师教学、学生写作的影响却是十分深远的。

以三年级为例,三年级的作文字数标准一般为300字。这个字数要求一经提出,就开始引发出一系列的问题。总的来说,对三年级的学生而言,时下通行的300字标准是难度偏高的。就着他们的生活阅历和观察、感受能力,在“写一件事”、“写一个地方”的要求下,达成这样的目的是有普遍难度的。如果深入教学一线,我们会发现,对三年级的小学生来说,作文的题材往往就是做菜、扫地之类的小事,这些小事本身的情节性不强,要凑够字数,的确并不容易。

也许这种论调有些以偏概全,应该看到,300字这个要求对一些学生而言是没有难度的,特别是经过几次作文教学之后,一些学生对写300字以上的文章就很适应了。可这些学生的适应和我们的教学是不是有必然联系却很难说。许多教师都抱持这这样的观点,会写的孩子是他自己本身就会,不会写的老师教了也还是不会。而且,根据我的浅陋的知见,三年级学生的心理还较为幼稚,对外界的感受还是片段化的,对复杂事件和事件中的复杂内容还没有把握的能力。(当然我的看法还缺少心理学依据)再加上一二年级的语文学习也并不是以作文为重点的,对于一二年级,阅读的分量甚至也还比较轻,学生的阅读能力总的来说还停留在句的水平,看图写话也不过不足百字(而且还要看图)。到了三年级一下子把写话变成习作,字数翻了不止一倍,而且要在写作中把握文章的段、篇,这多少有些“鱼跳龙门”的意味了。当然,一直是有鱼能跃过龙门去的。但跃不过去的呢?就麻烦了。跃不过去的原因分析起来往往及其复杂,而且常常是解决了若干个问题之后,学生仍然过不了这个坎,所写的文章离规定字数还是相差很远。

对教师和学生而言,评价一篇习作固然有很多的指标,但300字无疑是个最明显的“硬指标”,达不到300字,写不到那一行,文章就要降档,这是显而易见的。而在教学中,初学写作的大多数学生是写不到300字的。所以,老师批作文时,常常面临这样的窘境:当文章已经算是内容具体、中心明确、语句通顺的前提下,还要想尽办法让他把文章写到规定字数。我门必须帮助学生提炼能借题发挥的主题,找到适合描写的地方教他“写具体”,有时还要再抒个情,发个议论,才能解决问题。在一次次的批改中,写作逐渐变成了凑字的学问,仿佛谁写得长谁就善于写作,写不长的就是作文能力差的。至此,写作教学的目标指向已经发生了严重的偏离。当然,写够字数,这样的标准或许是为了要求学生把文章写具体,写生动,写形象而设的,又或者是为了让学生“叙述完整”而设的。但在实际教学中,这个标准让许多老师和学生的思维一下子进入到如何把文章写长的思路上了。文章是以短为贵的,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到了作文课上,为了写够字数,我们的工作却变成了如何把文章写长。这个变化,恐怕是违背所有人的初衷的。

举个例子,在某次三年级语文做课活动中,一位老师在当场做了个科学实验让学生观察,学生有了充足的素材后,教师又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连续提示了在场的学生要描写神态、动作、心理、语言、颜色、形状,还要比喻、拟人等等。如果这不是一节作文课,没有老师会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把这么一大堆的概念丢给学生。但联想到300字这个标准,这种做法就又有了合理性。假若只讲个神态描写,讲透练会是要很长时间的,而且讲透练会之后学生们还未必都能用上,学生就算用上了,文章的总字数也还是不够的。一个神态描写有时才几个字,加不加的,对总字数没什么相干。所以,要保证学生能成文,就要把所有的能把文章拉长的描写方法都提示给学生,这样,文章也就“具体”了,够数了。

诚然,这样的事例也许并不足以说明问题,毕竟有许多优秀的教师能够凭自身的教学智慧避免这位老师的问题。但是,300字这个目标既然存在,教师的教学就势必会围绕它或多或少的展开。也许教学的手法有高低,但达成这个规定字数的目标,这个任务是不会变的。无论是谁,只要教学这个年纪的作文,就要对写够字数的目标做相应的设计,写作教学的目标指向永远会受到这个标准的影响。

二、字数标准与“具体、生动、形象”并无必然关系

前文已经论述过,300字、400字的写作字数标准本身的最实际的意义也许在于促进学生具体、生动、形象地表达或完整地叙述。但仔细去想,这种看法实际上禁不起推敲。因为具体、生动、形象乃至于“完整叙述”都有其各自的标准,是不能用文章的总字数衡量的。教学生具体地叙述或描写与文章的总字数并没有必然联系。我们不是为了凑字数而教描写,有了描写总字数也未必够,描写和字数本就是无联系的两码事。200字的文章就不具体吗?300字的只写一件事的文章就一定具体吗?有比喻、拟人、排比的文章就一定在300字以上吗?恐怕不然。

这里不妨引用一段鲁迅先生的文字:

“孩子们呵着冻得通红,像紫芽姜一般的小手,七八个一齐来塑雪罗汉。因为不成功,谁的父亲也来帮忙了。罗汉就塑得比孩子们高得多,虽然不过是上小下大的一堆,终于分不清是壶卢还是罗汉;然而很洁白,很明艳,以自身的滋润相粘结,整个地闪闪地生光。孩子们用龙眼核给他做眼珠,又从谁的母亲的脂粉奁中偷得胭脂来涂在嘴唇上。这回确是一个大阿罗汉了。他也就目光灼灼地嘴唇通红地坐在雪地里。”

这段文字出自《雪》,算标点符号总共181字,如果加上简练的开头结尾,写成一篇总字数在250字以下的记叙文是完全可能的。这篇记叙文的高明是毋庸置疑的,但离300字还差着好几行呢,如果按四年级作文的标准——400字来看,这篇作文恐怕就要归入二类文了。除非我们把字数加够,但单纯从做文章的角度来看,加入字数是否有必要就很难讲了。

所以,字数标准与具体、生动、形象的写作要求看似联系紧密,但实际上并不能划等号。字数标准的提出,与习作是否具体、生动、形象并无本质上的联系。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讲,写作甚至是不讲“完整”的,一些事情完全可以略去,写作也是可以不讲“具体”、“形象”的,一些片段完全可以一带而过。作者是否描写是要看主题、看构思、看风格、看想法的,文章的总字数不能总是左右到作者是否要进行形象的描写或完整的叙述,这个观念应当是正确的。

我们的语文教学一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这个规定就是写到要求的字数,我们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去教学生如何生动具体形象,这是有问题的。因为这两者并不能划等号。其实,字数本身就是一个目标,这个目标与具体、生动、形象之类的其他目标不应混同在一起,我们应该把它独立出来,作为一个有相对独立性的问题去看待。

三、研究字数要求对写作的意义

以上论述了字数要求与“具体、形象”的要求不能混为一谈。那么,是不是我们就不要再要求学生的写作字数了呢?我想不是的。字数,这个问题在现实的写作中其实并不是不存在的。抛开“具体、形象”之类的观念,我们在写作中的确要涉及到字数这样的观念。同样一件事,用不同的字数去写就会产生不同的效果,适应不同的需求。比如需要简洁时便要压缩字数,需要详尽时便要增加字数,这些需求都是合理的。而且,字数的要求与选材方法的运用也有关系,比如微型小说往往就要选择矛盾冲突最为激烈的片段,而三部曲就要选择漫长的情节。就像电影、电视,不同的容量决定了不同的内容选择。所以,研究字数是有意义的,要把写作的字数要求单独提出来去做讨论,研究300字的记叙文到底有什么特点,300字与350字,与400字,这些字数要求之间差了什么?乃至于将来的400字、500字、600字、1000字,迈上这几个字数的台阶到底要分别解决什么关键性的问题?这似乎都是值得思考、探索的。把字数作为作文教学的目标去研究,一定也会有一个广阔的天空。

在我们没有明确字数和文章的关系的时候,我们不应该把字数要求作为评价学生作文的主要标准,要求学生必须写够一定字数,差几个字就要降档的事似乎是值得商榷的。我想,语文老师都有判别文章是否具体、生动、形象、完整的能力,以此为标准展开对小学中年级作文的教学与评价,不过多地考虑字数,让初学写作的学生先不要被字数的概念束缚住,这或许也是可行的。不过,字数,作为一个写作中客观存在的现象,其背后到底有什么含义,这个问题是不应被语文老师们回避的。我们要研究字数对写作的意义,要给学生一个明确的答案,让他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文章写够字数,这才是有利于语文教学长远发展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