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成了老青年
时间: 2018-11-22 来源:

一、平台期:原地踏步

2016年,我又一次制定了青年教师三年规划,这一年我30岁。我不再是初入职的新教师,也不是经验丰富的老教师,我处在一个有了点经验,又有很多不足的阶段,成了老青年。在规划中,我希望自己能够走向成熟,同时也还保有青年的一点上进心,三年过后,能解决一些自己工作上的问题。

现在,三年规划走到了最后一年,我成了更老的老青年。回顾这三年,我也的确有了一些改变,但还有很多问题始终没有解决。总的来看,发展是不大的。按照有些学者的说法,教师的发展可以分为适应期、胜任期、平台期、创造期和回归期。我应该处在胜任期和平台期之间,在这里做一个简单的总结,力图反思自己的成长和难以突破的问题。

二、进步:业务更加熟悉,效率有所提高

总的来说,最近三年我个人的发展主要源于最业务的熟悉,经验让我摒弃了一些无效的做法,并进行了一些维持性创新。

首先,我在日常工作中的效率提高了,不那么磨蹭了。刚工作的时候,我的时间管理做得不是很好。我曾经多次成为全汾水道小学最后一个上交教案的人,因为总是写不完,我至今还记得我连续一周十二点睡觉,早晨五点再爬起来补教案的经历。可是最近几年,我有了一些改变。我当然没有成为全汾水道小学最麻利的人,但我不至于像以前那么狼狈了。学生的事情日事日清,自己的事情也能抓紧时间干了,这种老教师的特征,终于出现在了我的身上。

其次,我不那么厉害了。这主要是指我对学生的态度。回想我最早工作的时候,应该说除了恶意体罚,应该是什么都干了。再之后,我又觉得一味地喊叫会起到相反的效果。于是,我又转向了与学生“斗智”。这个阶段,我比较喜欢出“损招儿”。比如学生没写作业,说忘了。我就会假装对学生表示理解,让他把作业今天的作业记下来。然后,我又表示,如果你忘了看记作业本怎么办?你再记一遍作业,夹在书里。学生记完之后,我又问,要是书你也忘了翻怎么办呢?你再记一遍作业,放铅笔盒里……如此,学生跑个十来趟才罢休。可这样做,其实效果也并不是很好,还挺不严肃,对学生的习惯培养并不是很有效。现今,我正在六年三班做班主任,这个班之前的班主任都带班有方,所以我面对这个班也就比较顺手。在和学生的接触中,我觉得对学生还是要讲究一个“稳”字,教师自己稳住了,学生才容易平稳。从恨,到损,到追求稳,这是我在学生管理中的进步,我觉得我还得积累经验,向着老教师的“准”的境界去努力。

这三年,我经历了交流,在中营小学工作过。中营这所学校是重点名校,各方面的情况都比汾小要复杂,在交流中,我遇到了一些困难。这些困难,也锻炼了我。所以,我对家长、对同事的态度也随着这次交流得到了转变。交流是一次历练,环境的变化,让我脱离了舒适区,在适应环境的过程中,也锻炼了自己,让我获得了人生上的成长,这也是平台期的一中转变罢。

三、瓶颈:教学的顽疾与突破

我觉得我最大的问题还是在课堂上,虽然我也算是个有经验的老师了,也赛过一些课。可是我上课、备课的问题依然存在。我想,我该在今后努力解决这些问题。

作为语文教师,我的基本功一直是成问题的。我的教态不好,走路姿势都是个问题,面部表情有时也很奇怪,当我看到自己的教学录像,我尤其感到惭愧。就板书而言,我慢速书写的时候,字就还可以,可一旦对书写速度有了要求,我仍然是写不出规范美观的字的。有如果,要求我在板书上画一幅简笔画,我也是做不到的,这些问题,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解决。

上课时,我喜欢讲,不善于组织学生发言。我的课,尤其是我自己班的课,学生们多数是不爱发言的,他们的朗读也并不是很好,声音也尤其不响亮。我尝试过许多次,可是,这些问题就一直没有解决。我出去讲课时,偶尔还会有人说我和学生互动得不错,但我自己知道,我带的班,就没有几个能说的学生,这肯定是我的问题。备课中,我拖拉、磨蹭的问题没有解决。越是困难,我越容易拖延。除了拖延,我对教材的把握也不是很准确。在于专家的备课中,我也不善于向专家学习。这些也都是我的不足。

做老师想做好是不容易的,总的来看,我虽然拿过奖,但所凭借的还是偶尔的努力。我没有什么大格局,近十年的语文教学中,我没有找到什么方向,也没有做过什么系统深入的学习,仅限于零星经验的积累而已。我希望我能在下一个三年踏踏实实地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把它做好,做扎实,把一直以来的问题解决一些。这就是我下一步的追求。